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腾讯总办最忙的一年:用外宣带动内宣,要把科技向善写进员工KPI
在业务方向和组织架构双重调整的背景下,过去一年是腾讯总办成员最为忙碌的一年。而在今年5月,马化腾又提出了“科技向善”的愿景,接下来,腾讯需要向外界证明,什么是“善”,又如何把“科技向善”落实到具体业务上。
“这不是一句slogan,也不是做一次宣传那么简单,总办成员非常认真的想要把它落实到每一个业务上。”6月下旬,在法国南部戛纳举办的国际创意节上,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在接受包括AI财经社在内的几家媒体采访时,这样解释腾讯的“科技向善”。这个创意节上吸引了全球20多家企业,超过七成议题与科技向善相关。
作为一家拥有5万名员工、业务庞杂的大公司,要让企业内外都同这个愿景,腾讯需要给每个业务都找到科技向善的发力点,而不仅仅是包括AI在寻人、部分农业医疗方面那些类似公益应用。
“但我们看到pony深信不疑的、非常执着的想要把这件事写进史记里面,我们就很有信心”,刘胜义告诉AI财经社,“Martin(腾讯总裁刘炽平)也很有趣,作为一个商业奇才,他可以将公司的各方面数据讲的很清楚,但最近的大会上,他花费了很多时间讲企业的柔性”。
这是让刘胜义略感陌生,在那场总办会议后,刘胜义单独给刘炽平发了一条微信,“Martin,这是你近10年来最好的演讲”。
一家企业不能老是讲商业
提出科技向善的背景是,这家靠2C业务起家的互联网巨头正在努力进军产业互联网,腾讯将之称为发展的第三阶段。
在刘胜义看来,组织架构调整直接回答了腾讯怎么更聚焦的迎合产业中面临的挑战,“这可以表明我们为C端的用户以及B端的合作伙伴带来最直接的价值,但这是一个商业的讲法”。
“腾讯已经那么大了,是不是应该去讨论一个更加深度的话题?”,在今年4月的“诊断会”上,马化腾向10位总办成员提出了疑问,核心问题围绕组织架构调整后的腾讯“何去何从”,参与了几次总办会议的刘胜义告诉AI财经社,“一家企业不该老是去讲商业的事情,如果有一天你要退休了,留给下一代人的难道仅仅是做了多少用户增长吗?”
实际上,腾讯创始人之一张志东最早在2017年就提出了这个观点,但彼时腾讯投资的活跃度正赶超国内外一线基金,仅一年时间,所投企业数量就超过了120家,金额逾1700亿元。这些投资动作,也很好的秉持了腾讯的开放哲学。
尽管后来新经济公司上市潮为腾讯带来了颇为丰厚的投资收益,但也让腾讯陷入了产品力与创新力的诘难。
而开专家座谈会“诊断腾讯”一直是腾讯高层的传统,无论是面对3Q大战时的口碑危机,还是没有梦想的质疑,腾讯习惯于让核心大脑们聚在一堂,商讨解决方案。
科技向善正是这一会议诊断的结果,“我们还请了一位外脑,一个来自北大的知名教授,他问我们腾讯的灵魂是什么,腾讯的第三阶段应该是什么?”
马化腾回答,腾讯的愿景是做一家最值得尊重的互联网公司。而刘炽平则表示,腾讯的使命是利用科技的力量让人们的生活质量变得更好。
在这场讨论会后,问题被抛向了近200名腾讯中层,“分了四五组,开了一天会”,前后只经历了两三天,“科技向善”作为腾讯第三阶段的愿景与使命,就这样被腾讯自上而下的管理层定下了。
在那之后没多久,马化腾终于在朋友圈宣布了结果——“科技向善,我们的新愿景和使命”,看上去略显仓促。而今天,腾讯的高层们面临的问题是,如何将这一颇具品牌广告气质的口号,加诸于腾讯的具体业务中。
实际上,在不少腾讯总办成员看来,频繁对外释放信号,对内部员工也是一种变相传递,也是将科技向善落实到业务上的方式。“怎么让5万人心连心,一个目标、一个梦想,不管是在哪家公司都很难的”,刘胜义称,“它不是一种公关策略,我们需要为腾讯注入新的灵魂,他能够在我们的发展路途中怎么看待灰色地带,怎么看待科技所带来的对与错之间的判断,给我们最好的指引,我想这点应该是最值得期待的价值”。
目前已经能看到一些具体的落地项目,比如腾讯优图实验室开发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打拐儿童、优图AI手语翻译机等,此前已协助福建、四川等多地警方打拐寻人。其中,帮助福建省公安部门“牵挂你”防走失平台,累计找回1091余人;截至2018年10月,接入腾讯优图“天眼寻人”功能的QQ全城助力,累计找回600多人。
在医疗领域,腾讯使用图像识别、大数据处理和深度学习等技术,研发出腾讯觅影,“我们和三四线城市超过三百家医院一起合作,有超过1亿张的图片数据库,帮助医生去做诊疗,这是靠海量图片归纳出的某一类特定的专业经验”。
在荷兰瓦赫宁根大学(WUR)主办的国际人工智能温室种植大赛中,腾讯运用AI开发了产量高于平常产品5倍的AI黄瓜。
但问题也在于,在此之外,那些腾讯的主营业务如何“向善”,至少需要与团队背负的KPI找到结合方法。多位腾讯员工表示,目前还无法理解科技向善与自己日常工作的关系,更不知道如何与KPI产生勾连。
背上科技向善的KPI
不知道科技向善如何与业务结合,这样的困惑张志东能理解,他在去年初的演讲中说,“社会问题不像用户量、营收,这些很容易量化的KPI考核数据”,企业的本能是求生存和求发展。
刘胜义也不否认这一理念在具体业务推进中的困难,“这不是一个洗脑的过程,不是按下回车键给5万名员工发一封邮件,告诉大家我们今天变成科技向善了”。
谈及下一步推行工作,刘胜义说他很兴奋,“我们总办成员已经和VP(副总裁)达成了共识,接下来VP要去和GM(总经理)们沟通,再接下来就是GM层面的推行,怎么在员工评估、在业务KPI中进行体现”。
这种严苛的执行态度,很大程度上也来源于几位高层坚决的态度。对于他们来说,腾讯必须向社会证明自己赚钱之外的存在价值。
自2018年初开始,腾讯就遭遇了一连串的变故,先是因为激进的战略投资业务被质疑没有梦想,而后遭遇游戏行业版号危机,管理层接连反思,得出了组织架构必须调整的结论。
从战略、业务,最终到愿景,腾讯内部开始思考如何去改变。如果临危之时的人们更容易探讨灵魂,那么站在挫折面前的腾讯,对愿景的渴求也就尤为坚决。近几个月来,马化腾在各大重要场合言必称科技向善。
“说句心里话,如果没有Pony那种深信不疑、非常执着的说我要把这个事情写在我们的历史里面,这个东西很难推的”,刘胜义对AI财经社说,“我们看到老大一说,好了,有了这个我们就有信心了”。
实际上,不仅仅是马化腾,腾讯总裁刘炽平也一改此前的风格。最近一次管理大会上,他一反常态讲了讲“企业的柔性”,坐在台下的其它高管们感到意外,同在的腾讯高级副总裁刘胜义在会后给刘炽平发了一条微信,他说,“Martin,这是你这十年来最好的演讲”。
除此之外,不少总办成员同样对科技向善寄予厚望。
刘胜义称,在当下这个大刀阔斧裁撤中层干部的时间上,几乎所有成员都很实际的谈到了传承问题,“我们不可能永远在这块,假设5年、10年、15年之后我们要交棒,我们留下了什么?难道就是做增长数据、用户体验吗?”对此,总办成员们表示了绝对的赞同。
实际上,目前腾讯不少主营业务也正在逐步推行科技向善的发展理念。作为游戏业当之无愧的巨无霸,今天的腾讯游戏正在变得越来越“暗淡”,不再提及闪耀的经营数据。相反的是,近一年来,腾讯在未成年保护工作上,付出了巨大的人力、财力,拿出了业内最严苛的处理态度。
2017至今,腾讯先后上线“成长守护平台”、“腾讯健康系统”、“儿童锁”等多项未成年保护平台。《王者荣耀》成为第一款接入金融级别身份识别系统的游戏。据腾讯方面表述,截止2019年2月28日,腾讯健康系统覆盖了35款游戏。根据计划,健康系统将于2019年内覆盖腾讯旗下全线游戏产品。
对于今天腾讯游戏要扮演的社会责任角色,腾讯高级副总裁、腾讯游戏负责人马晓轶在三年前已经有所预见,他说,2000年腾讯入局游戏行业时,全国仅有1500万游戏玩家,今天已经达到了5到6亿,这也促使腾讯必须扛起相应的责任。
互联网已经全面进人们的生活,微信全球用户已经达到11亿,“智能手机帮人们打开了一个极为便利的新世界,同时也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过载的冲击”,张志东称,“一个好的互联网产品,并不是用户花时间越长越好,也不是单个用户身上产生的消费越高越好”。
现在从总办成员到VP层级二百余人已经认可了这样的观点,未来就看腾讯如何将这一观念加注给5万名员工,这是一条相当复杂、漫长的路。

其他新闻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18-3212222
公司名称华东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 公司地址河北 衡水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华东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华东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0318-3212222  公司地址河北 衡水